夫妻俩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张皱巴巴的钞票

2020-05-24 03:27

原计划155名三轮风采车每人出资2.5万余元,共400万元,占80%的股份,组建一家出租车公司。但海南省东方市上千退市三轮车车主,大多数不敢“吃螃蟹”。在东方市有关部门的引导下,从去年6月底开始,东方市26名退市三轮车车主成为首批“吃螃蟹”的人,他们每人出资2.5万余元入股,组建了东方东龙出租汽车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东龙公司”)。去年12月底,他们首次分红。尽管每人只分到了近2300元,但这已经让他们看到了希望。

2012年5月以前,东方市八所镇城区登记在册的三轮风采车有1145辆,高秋孔属于相对较早入行的车主之一。

但上千辆三轮车退市后,东方将面临着众多棘手的难题,首当其冲的就是三轮车车主的再就业问题。

这种担心不仅仅是高秋孔及其妻子,同为三轮车车主的文凤山,对于三轮车退市也感到莫名的惆怅。

尽管生活总有不易,但一家人还是感到很温馨、很幸福。3年里,文凤山和妻子靠着跑三轮车积攒的钱,不仅养活了一家人,而且供出了两名大学生。文凤山告诉记者,一个女儿已经大学毕业,目前在当地的一家医院从事医务工作;另外一个女儿正在读大学。这也是文凤山与妻子最希望看到的结果。

为了不耽误下午的“爱心送考”,高秋孔没有回家,而是待在办公室稍作休息,随时待命。今年40岁的高秋孔原是东方市一名退市三轮车车主,现在他在公司有双重身份:出租车公司股东及安全检查员。

“我老婆跑白天,我跑晚上。”高秋孔告诉海南特区报记者,之所以这样分工,是考虑到一个女人家晚上载客不安全。12年如一日,高秋孔与妻子没日没夜地在这座城市里穿梭,风里来雨里去,每天能有150元左右的收入。除去油钱、维修费及家庭生活费,每个月能有1000元左右的积攒。在12年里,高秋孔靠着这辆三轮风采车,养活了一家人。

(责任编辑:石兰)

但是,摆在这些三轮车车主面前最现实的问题,就是在2012年5月之前,这些被东方市民习惯了的出行交通工具,要彻彻底底地退出历史舞台。这个让三轮车车主彷徨而又准确的消息,在东方市相关部门相继印发的文件通知中得到了印证。当地有媒体曾经报道称,三轮车退市是东方市委、市政府2012年民生十件实事之一。

东方在全国首创“三轮车车主出资入股组建出租车公司”模式;首批26人入股,每人出资2.5万余元;公司去年底首次分红,每人约2300元

2001年以前,高秋孔与妻子符女士还在东方市八所镇乡下务农。而他选择进城的理由看似很简单,就是“要给儿女一个好的前程”,这个“前程”就是一个优质的读书环境。2001年初,高秋孔举全家之财力,花1.2万元购买了一辆三轮风采车,开始了他在城里长达12年的载客养家生活。

东方市交通管理部门负责人表示,东方市三轮车去年彻底退市,引导原三轮车车主自主入股组建出租车公司,此为全国首创。据了解,目前又有60多名退市三轮车车主申请入股出租车公司。

高秋孔的女儿今年15岁,正是要花钱的时候。但“三轮车退市”让高秋孔及妻子难免有些担心:万一失去了跑三轮车谋生的途径,女儿将来上学的费用去哪里找?高秋孔的这种担心,在2011年至2012年间显得格外强烈。因为政府部门多次以正式文件通知的形式,下决心要将城区蚂蚁般的三轮风采车退市,提升东方滨海城市公共交通形象。

“真的很辛苦,风里来雨里去,又挣不到什么钱。”文凤山告诉记者,他与妻子吉月坤每天“连轴转”,满大街地载客。深夜里,夫妻俩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张皱巴巴的钞票,仔细地理整齐,然后存放在一个固定的地方。

6月7日中午,高秋孔坐在东龙公司的办公室小憩。当天是2013年高考的第一天,东龙公司开展了“爱心送考”公益活动。这也是东方市出租车首次“爱心送考”。

在东方市八所镇城区,数以千计的三轮车车主都是靠这种跑三轮车载客的谋生方式,诠释着各自的生活理想。

今年51岁的文凤山是东方市四更镇付马村的一位农民,2009年携妻女从农村来到城里。他当初进城的想法与高秋孔如出一辙,希望孩子能在城里有一个好的读书环境。因为没有其他技能特长,文凤山也购买了一辆三轮风采车载客。

LIN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