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得为它安个家

2020-06-11 13:27

“纾解停车难,不能等到积重难返时!”专业人士呼吁:“要下大决心,早下决心早主动……”

停车乱、停车难、治理难,“两难一乱”的囧剧,正在众多城市上演,并呈愈演愈烈之势。这是“城市之痛”,阻塞着动态交通的畅通,考验着社会治理的效能。

在一些地方,受利益驱使,配建停车场被挪作他用的现象时有发生。专家指出,目前,在我国法律法规中,对于不按规定规划建设停车场、停车泊位等现象缺乏有针对性的处罚措施,执法部门也不明晰,给实际监督管理工作带来难度。

停车问题受关注背后,是日益凸显的停车供需矛盾。截至2014年10月,北京市共有车位约281.3万个,但全市机动车总量已达561.3万辆。

据了解,1994年出台的北京市住房配建标准为每10户配建1个小汽车车位,5年后,标准提高到约每两户1个。最新的《北京市居住公共服务设施配置指标》日前开始施行,居民汽车场库指标有所增加。其中,旧城地区的商品房指标下限是0.8车位/户,上限是1.1车位/户,一、二、三类地区商品房指标下限分别是每户1.1、1.2、1.3个车位。

有人测算,假定每辆车每年行驶2万公里,时速50公里,则全年的动态交通行驶状态只有400小时,而静态停放状态达8000多小时,占95%以上。

夜晚,小区内车头贴车尾,行人穿行困难;小区外路边停车,虽有贴条处罚、车辆盗损的风险,但仍一位难寻。白天,商场口、餐馆旁,停车“见缝插针”,让盲道成“忙道”,可是,不远处的收费停车场内却是虚位以待……

买了车,就得为它“安个家”。而现实中,很多车都为没处停而“烦恼”。

车位数量不足,一个重要原因是当初对汽车爆发性增长估计不足,相关规划配建标准更新滞后。

深圳市规划国土发展研究中心综合交通所副所长周军介绍,当地称为“深标”的《深圳市城市规划标准与准则》,已历经4个版本。关于医院的停车场配建标准,前两个版本中都是按每100平方米建筑面积配建几个停车位来规定。2004年版本规定,区以上医院按车位/床位数为单位来配建。到了2011年的版本,医院又细分为独立门诊、综合医院、中医医院、妇儿医院等几种类型,具体配建标准更趋科学合理。“我们院新大楼按照新标准配建停车位后,原来每天堵车到大门外几十米的情况不见了。”深圳市儿童医院后勤管理科副科长焦洋说。

不独北京“车多位少”。截至去年6月,广州机动车汽车保有量约251万辆,其中中小客车约187万辆,而全市在册经营性停车泊位约66万个。截至目前,郑州市区机动车保有量160.5万辆,而三环内停车位仅40多万个。

祛顽瘴痼疾,须对症下药。停车难,到底难在哪?谁来回答“我的车停哪儿”?本报记者分赴北京、广州、深圳、郑州、南京等地调查。

生活中,人行道、自行车道等被机动车挤占的情况比比皆是。“停车难这个城市病的‘病瘤’正迅速长大,如任其发展,再过三五年,我们的道路可能一半都是停车场。”原郑州市城区交通综合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陈超的话,或非杞人忧天。

消防通道被占用,生命救援被延误;同一路段,对占道停车,一时是“网开一面”的默许,一时是绝不姑息的整治……

32,46,43。这是连续3年的北京市政协会上,关于停车问题的提案数量。“每年关于交通问题的提案都不少,而停车又是交通中的大头。”北京市政协委员、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郑实说。

LINKS